周兆鸿:论我们爱国的限制

admin 7个月前 (12-08) 八卦 14 0

岁尾,在马来西亚各种诡异谬妄的议题当中,现在又添了最新话题。网络撒布一则华小生用华文唱国歌的影片,震惊“敏感人士”。有政党在第一时间已迅速报警,教育部也第一时间允诺对此睁开视察。其“第一时间”的高效能,远比施政效能高出许多。


在坊间或校园(华小、独中),就可以发现中文版国歌歌词本就存在。别忘了,我们的“国家绳尺”全文,也有中文版,理直气壮印在笔记本后方。笔者读小学时代,就朗诵了六年中文版、马来文版“国家绳尺”。

这不晓得,是否是也会被有心人士诠释为“无礼者”?对国家的爱,如果需要分辨言语,那邻国新加坡最近的国歌“翻唱版MV”,就是现实又嗤笑的对照。

今年12月2日新加坡推出“翻唱版”国歌 《Majulah Singapura》 (中译:行进吧,新加坡!),激发网民热烈谈论。虽然许多网民不买单,认为这版本的国歌“太沉重”、“不祥瑞”,但笔者认为,有些细节值得彼岸的我们借镜。

似曾相似的感动

这短短一分钟多的镜头,歌声、马来文歌词、MV要表达的信息,简约有力。更难过的,这“翻唱版”国歌,是新加坡官方所支持的。

主唱Ramli Sarip是新加坡摇滚歌手。这版本让他用摇滚唱腔诠释新加坡国歌,同时背景音乐采用包括二胡等的传统乐器为伴奏。接着,镜头逐渐拉远,除了三大种族框架,也逐渐让社会中的弱势族群如残障、视障人士,进入镜头。

女司机逆行1死5伤案 审问完毕来岁1月了案

审讯结束后,黄佩雯紧随母亲低头快步离开法庭。 女司机逆行酿1死5伤案续审,辩方传召最后一名证人福利局官员诺阿祖拉(38岁),此案将在明年1月18日进行双方结案陈词。 案件周一下午3时在槟城大山脚法庭续审,被告黄佩雯(译音)身穿黑色上衣及牛仔裤并佩戴鸭舌帽和口罩,下午2时50分在母亲陪同下抵达法庭。 被告代表律师林文明询问证人何时接到被告残疾人士申请,证人回答,她在威北福利局任职时,接到被告提呈的残疾人士登记申请,被告在2011年8月18日提出申请,2011年9月9日当局发出残疾人士证。 她回答律师提问,根据医疗官员报告,被告被定为学习障碍,列为中等智商。 主控官安里尔副检察司询问证人,残

审问完毕后,黄佩雯紧随母亲垂头快步脱离法庭。 女司机逆行酿1死5伤案续审,辩方传召末了一位证人福利局官员诺阿祖拉(38岁),此案将在来岁1月18日举行两边了案陈词。 案件周一下昼3时在槟城大山脚法庭续审,被指控的人黄佩雯(译音)身穿黑色上衣及牛崽裤并佩带鸭舌帽和口罩,下昼2时50分在母亲陪同下到达法庭。 被指控的人代表状师林文化讯问证人什么时候接到被指控的人残疾人士请求,证人回覆,她在威北福利局任职时,接到被指控的人提呈的残疾人士登记请求,被指控的人在2011年8月18日提出请求,2011年9月9日政府发出残疾人士证。 她回覆状师发问,依据医疗官员报告,被指控的人被定为进修停滞,列为中等智商。 主控官安里尔副审查司讯问证人,残

照相,往往会拍摄导演、当权者关注的事项,让我感动的是,这短短的镜头,表达了导演及官方对新加坡“全民”的关注。新加坡法定国语为马来文,国歌也是马来文,由Zubir Said作词作曲,原为G大调版本。新加坡政府于2001年重新宣告由潘耀田教师所编曲的F大调,效果越发冲动激昂大方。

而新加坡官方,着实有为新加坡国歌谱写官方英文、中文、及淡米尔文版本,让差异民族应用自身的母语,领悟国歌歌词的情境寓意。看了这个版本的翻唱视频,倏忽有种莫名似曾相似的感动。

什么才是爱国?

这素昧平生的感动,源自马新相似的族群组织与文化背景,以致几乎一样寓意的国歌,却有着判然差异的命运运限:

他们俭朴的歌词,无需太多华丽修饰或类型形势,便可表达对国家的深嗜与效能。

他们俭朴的镜头,就可以表达对国家全民的照应与注意,以致用黑白,不需要在镜头前穿着各种传统服饰卖弄风骚。他们以致没有国旗出现在国歌影片里。

彼岸的我们,还在为国旗的星星、国歌表达方式,争吵不休。如果我们马来西亚用黑白镜头、摇滚唱腔、用华裔作曲家编曲、不放国旗来诠释国歌,应该是滔天大罪了吧?

会不会有一天,华小不再被允许应用华文朗诵“国家绳尺”?我们什么时候才正大光明,应用我们的母语,一同表达我们各族群对国家的爱?终究,什么才是“爱国”?

申博Sunbet官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周兆鸿:论我们爱国的限制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657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1211
  • 评论总数:143
  • 浏览总数:5708